被炒上天的虛擬手辦,能不能復刻“98億”的神話?

店點

2021-10-02

返回專欄首頁

作者:店點

原創投稿

評論:
是好貨,還是智商税?

    自從人類踏入信息時代,各類數字產品的發展可謂是突飛猛進。藉由“信息革命”以及數字化時代來臨,各種稀奇古怪的東西,也是層出不窮。最明顯的,可能就是“虛擬”一詞的“濫用”——或許不能叫“濫用”,但現在確實有種“什麼東西掛上‘虛擬’,就能變成潮流”的趨勢。

    被炒上天的虛擬手辦,能不能復刻“98億”的神話?

    現實中有歌手,那就整個“虛擬歌手”,當初無論是日本的初音未來,還是國內的洛天依,都風光了好一陣子;現實中有貨幣,那就出個“虛擬貨幣”,想必你應該聽過不少人買“比特幣”或者“狗狗幣”一夜暴富或破產的故事,順帶還能Diss一波特斯拉老總馬斯克;現實中有主播,“虛擬主播”便應運而生,從最早的油管到現在的B站,各種人設的Vtuber已經見怪不怪,甚至還發展成了“虛擬偶像”,類似於A-soul的各種3D虛擬偶像企劃,也是在最近如雨後春筍般不斷湧現。

    被炒上天的虛擬手辦,能不能復刻“98億”的神話?

    但是,當“手辦”這個詞前,也加上“虛擬”兩個字時,卻多少把我弄得有些整不會了。

    無論是“手辦”還是“虛擬”,單拿出來,都很好理解。作為一個喜歡二次元但卻沒錢的打工人,每次看見手辦高昂的價格,都會想到下個月要還的螞蟻花唄,然後默默離開;“虛擬”就更好解釋了——聯繫上面提到的,萬物都可以數字化。手辦作為商品,目的自然是賣錢,但“虛擬手辦”的價值,卻很難説得清楚——換種説法,買家買虛擬手辦的意義,不甚明晰,而虛擬手辦的概念,也相當模糊。

    被炒上天的虛擬手辦,能不能復刻“98億”的神話?

    説虛擬手辦的概念模糊,是因為網絡上對虛擬手辦的解釋,就有數種。一種與最近大行其道的“元宇宙”有關,在VR的基礎上,用户擁有自己的虛擬形象,而虛擬形象在虛擬環境中,能購買虛擬物品進行裝飾,而虛擬手辦,就是虛擬物品之一。

    聽起來似乎有些繞,但簡單類比一下,就相當於玩家買的數字版遊戲。玩家對數字版遊戲擁有使用權,能夠玩遊戲,但就是不能二次出手。換言之,這種定義上的虛擬手辦,玩家在VR空間中能擁有和享受這份手辦的數據,但不能以更改,販賣等形式出手這一數據。

    被炒上天的虛擬手辦,能不能復刻“98億”的神話?

    虛擬手辦類比於數字版遊戲,實體手辦則類比於遊戲實體盤。

    不過,這種定義上的虛擬手辦,並不是這篇文章的主角。如果光是講解一個類似數字版遊戲的玩意,那也不必如此大費周章。這次要聊的虛擬手辦,則是另一個完全不同的定義——不僅能售賣,還能囤積炒作,堪稱新一代的“投資理財精品”。

    得知這類虛擬手辦的存在,還是微博上。9月22日,《鎮魂街》的官方微博發佈了一條消息,稱“《鎮魂街》數字手辦”,將通過“螞蟻鏈”限量發售。這次的數字手辦,共有三款——“曹焱兵”、“曹玄亮”、以及“許褚”。每款售價也不貴,均在20塊錢左右。

    被炒上天的虛擬手辦,能不能復刻“98億”的神話?

    消息一出,很快,這條微博下聚集了大量網友進行評論。先不論這個數字手辦的品相如何,光是《鎮魂街》這波售賣數字手辦的行為,就令不少網友感到十分費解。當然,也有很多初次看到“數字手辦”這個概念的網友,陷入了“這是啥,有啥用,為什麼要買”的疑惑中。

    被炒上天的虛擬手辦,能不能復刻“98億”的神話?

    也有一些網友直言,數字手辦不就是一堆數據,花錢買一堆數據,與手辦本身“能摸能把玩”的性質,簡直格格不入,妥妥的“智商税”。

    被炒上天的虛擬手辦,能不能復刻“98億”的神話?

    順帶一提,這三個數字手辦的造型,也是受到了很多網友的Diss,完全沒有激起人想購買的慾望。這3D模型的設計水平,實屬欠佳。

    被炒上天的虛擬手辦,能不能復刻“98億”的神話?

    儘管《鎮魂街》官方微博的這一操作,遭到了網友的“差評轟炸”,但這並不妨礙人家準時準點地做生意。事實上,這次的《鎮魂街》手辦,在“螞蟻鏈”上的銷售成績相當不錯,銷量輕輕鬆鬆就突破了兩萬。

    被炒上天的虛擬手辦,能不能復刻“98億”的神話?

    這樣的銷量,多少讓人覺得有些不可思議,也令人對銷售數字手辦的平台感到好奇——“螞蟻鏈”,即便是支付寶普及到人的現在,也少有人提及。按着《鎮魂街》官方宣傳海報的指引,我在支付寶中搜索了“數字手辦”和“螞蟻鏈”,於是發現了一個評分僅“3分”的官方小程序——“螞蟻鏈粉絲粒”。

    被炒上天的虛擬手辦,能不能復刻“98億”的神話?

    這個小程序,就是販售數字手辦的平台。當然,這個平台不只是售賣數字手辦這一類產品,各種數字類的“藝術品”,都有販售。比如,最近在出售的,就是“科幻卡牌數字藏品”,其中還有不少限量發售的簽名款。

    被炒上天的虛擬手辦,能不能復刻“98億”的神話?

    從品相上看,這次的數字科幻卡牌,至少比《鎮魂街》的數字手辦,要有藝術感的多。不過,這些東西,説白了就是一堆數據,有人會選擇購買它,那是個人喜好的問題,我們沒有必要也沒有資格去説些什麼。關鍵在於,這玩意為什麼受人追捧,並且還有很多人願意掏腰包。

    還是在《鎮魂街》出售數字手辦那條微博的評論區,有網友看透並指出了這些虛擬商品的本質——“NFT”

    被炒上天的虛擬手辦,能不能復刻“98億”的神話?

    所謂“NFT”,全稱為“Non-Fungible Token”,意思是非同質化代幣。這個詞光説,肯定很難理解,但只要將其與我們熟知的虛擬貨幣聯繫在一起,就能更好地理解。比如你和我手中都有一個“比特幣”,這兩個“比特幣”之間本質上沒有任何區別,屬於同質化代幣,即“FT”;但是,如果雙方持有的分別是“比特幣”和“狗狗幣”,那兩者就有很大的區別,或者説,無論是“比特幣”還是“狗狗幣”,單拿出來作為一個大的概念來談,都屬於NFT。

    被炒上天的虛擬手辦,能不能復刻“98億”的神話?

    當然,上述解釋僅為我個人在查詢資料後,對NFT的理解。更詳細全面的解釋,自然需要各位讀者自行查閲資料。不過,NFT的重點,就是“獨一無二”。既然有了這個特性,那NFT自然也就有了它的價值。

    例如,在2018年,“加密貓”紅極一時,在最火爆的時候,一隻加密貓甚至能出到數百萬的成交價。而加密貓,用到的就是NFT技術,正因為每個加密貓獨一無二,才能有這麼高的價值,畢竟這已經超脱了“物以稀為貴”的格局。

    被炒上天的虛擬手辦,能不能復刻“98億”的神話?

    加密貓

    除了加密貓這類的收藏品外,NFT還被運用在遊戲上。比如以籃球為主題的遊戲——《NBA TopShot》,就在網絡上大火,甚至交易額一度超過加密貓。而《NBA TopShot》能夠如此大賺特賺的原因之一,就是用“NFT+球星卡”的形式,以數字球星卡,解決了不少搶不到實體球星卡的粉絲,對球星卡的需要。當然,這款遊戲是受到很多NBA球星支持的。

    被炒上天的虛擬手辦,能不能復刻“98億”的神話?

    看到這裏,也就不難理解,為什麼《鎮魂街》會搞這麼一出。做得好的NFT,確實賺錢,並且因為其獨一無二的特性,甚至有了收藏和升值的空間,連帶着,也就會吸引一些“倒爺”來“炒價”。

    回到數字手辦上,早在今年年初,在美國就出現了一款名為VeVe Collectibles的App,專門就是做數字手辦交易這個行當。裏面手辦種類齊全,很多知名公司,比如漫威、DC,還在App裏出售自家授權的數字手辦。

    被炒上天的虛擬手辦,能不能復刻“98億”的神話?

    VeVe Collectibles宣傳的是“數字收藏革命”,已經有不少人花錢在平台裏購買數字手辦——不只是拿來收藏,更等着之後的升值,運用平台自帶的二手交易市場,再賣出去賺一波。

    被炒上天的虛擬手辦,能不能復刻“98億”的神話?

    不過,在這個平台上,用户購買數字手辦後,倒是能利用App內的VR虛擬展示空間,看到這些手辦,有了這點,虛擬手辦雖然還是“摸不着”,但至少能夠全方位“看得見”。

    然而,最近國家對於虛擬貨幣,開始採取強硬措施,並將其定性為“非法金融活動”。而數字手辦這種同樣通過區塊鏈來獲利的形式,未來很有可能遭受虛擬貨幣同樣的下場。

    被炒上天的虛擬手辦,能不能復刻“98億”的神話?

    話雖如此,數字手辦也有可能逃過一劫,不會走上虛擬貨幣的老路。

    到那時,沒了虛擬貨幣,數字手辦可能因為各種資本和投機倒把者的加入,變得更加瘋狂與複雜。或許在未來有一天,我能在數字手辦的交易平台上,看到價格媲美B站“98億2233娘”的天價手辦。

    被炒上天的虛擬手辦,能不能復刻“98億”的神話?

    玩家點評 0人蔘與,0條評論)

    收藏
  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
    分享:

    熱門評論

    全部評論